溪溪

啊啊啊。
给我男友看我发的澜巍文的简略图。主要是想让他看热度个浏览量。结果他瞄到了BDSM。害得我现在还要跟他解释!!!脑阔疼。

【澜巍】识爱(完)

吸血鬼AU.     OOC
私设如山。
不要搞我,不要搞我,不要搞我。



5

赵心慈在人间设立特别调查处。专门为了调节人类与吸血鬼的关系,抓那些犯过命案不守规矩的吸血鬼交给黑袍使处决,辅佐沈巍。
起初,沈巍也只是为了方便在人间办事,弄了多个假身份。但他多少是藏了点私心的。有时候为了远远的瞧见赵云澜一面会在咖啡厅待一下午,等待赵云澜放学从街对面路过自己的窗前。这样便满足了,沈巍笑。拿起画笔描摹着赵云澜的模样。把记忆锁在房间里。还有,他的记忆。沈巍握住脖颈上的项链。这里面装的是昆仑完整的神识。

意外总会在人不经意间发生,这次赵云澜是被小郭搀扶着回家的。“这...沈、沈教授....赵,赵...赵处长”“啧,哎呀。意外意外啊。不就是看不见了嘛。媳妇,你会不会嫌弃我呀?”赵云澜摘下墨镜,无神的眼睛“望”向沈巍,以一副坦然的姿态。“不会,我会治好你的。”赵云澜不忍心打击沈巍,抿嘴没说话。这是被吸血鬼所伤,是他轻敌了。被伤到了眼睛。回家之前其实已经被同事们强制的牵去各大医院看了,医生们检查不出任何毛病,无从医治。偏方怪方也都试了一大堆。赵云澜自己身体的情况,他有数。只是有点可惜后半辈子都看不到沈巍样子了。
“来,把汤药喝了。”虽然血腥味被掩盖的很好,但还是逃不过“盲人”的鼻子。赵云澜喝了。放下碗,在黑暗中摸索着去抓沈巍的手,凑到唇前轻吻了一下。沈巍一僵。
“小巍,就是这只手么?取你的心头血。”
“我.....”沈巍一时语塞,他不知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赵云澜从何时便已察觉。
赵云澜笑“小巍,我不是傻子。你说说,你是吸血鬼瞒着我也就算了,你又是黑袍使你还瞒着我。也太不相信你老公了。我还能放了你不成?”就算你是天王老子,我赵云澜看上的人也别想逃。
多年的伪装被一下揭穿,沈巍有些慌乱,又有些欣喜“你从什么时候?”
“那次我回家闻到了你衬衫上幽畜的血味,而恰巧黑袍使大人刚刚在我面前解决了两只幽畜。”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沈巍缩了缩手。
“既然我媳妇已经是我媳妇了,还带变卦的?”
“那倒不会....”沈巍无奈。这油嘴滑舌的功夫他是学不来。
“疼么?”赵云澜指向他的心口。
“不疼。”
“来,让我看看”赵云澜摸杆上爬,就势解开了沈教授一丝不苟的衬衫纽扣。
“你能看见了?”
“是啊,所以来做点大家都快乐的事吧。”

终.

“小巍。你说啊,到底什么是爱呢?”
“爱是陪伴,爱是坚守。”
“不,都不对。”赵云澜摇头。
“爱是你。 ”

END.

废话:
你能看到这里真的是太棒了。
我以为百人里一人喜就很开心了,后来发现百人里十人喜。谢谢大家。
结局是我在开始想题目名的时候就定下来的。收尾很仓促抱歉,因为我不想写成123456,上中下迅速解决。
其实有很多脑洞没写,也省略了细节。自己表示很遗憾,但又不想补了。
魂火里是昆仑的神识。包括昆仑的记忆和沈巍的经历。私设最后是赵云澜让沈巍咬他脖颈,变成吸血鬼永生,恢复神识和昆仑的战斗力,一起守护和平。之后才有的那段对话。
沈巍因为永生不灭换很多马甲默守赵云澜,还有画像铺满屋。后来被识破。“我说你咋这么眼熟呢,我小学有记忆的时候就觉得咖啡店里的大哥哥好漂亮。长大之后要娶回家。”沈巍红脸。
赵云澜心血来潮,让沈巍恢复本体面貌,黑衣长袍血色眼眸长发铺床。赵云澜看得鸡儿邦硬。啪时还问大人我弄的你舒服么?
赵心慈对沈巍的警告不要忘记约定啊,赵云澜对父亲大胆发言“爱不爱他是我的事,与他无关。请你不要难为沈巍。”
沈巍的脖颈咬痕还想当个梗让赵云澜吃昆仑的醋呢。(笑)疯狂啪啪啪。这里还有个BE的脑洞。将沈巍当成吸血鬼宠物用血饲养控制他的一切。囚禁起来天天啪啪啪。
以上!

【澜巍】识爱(中)

吸血鬼AU.  OOC
私设如山
别搞我,别搞我,别搞我。

3

昆仑这一走,几日没了音讯。
沈嵬心中着急却也无可奈何。等他收到昆仑的简讯赶到时,昆仑已经奄奄一息。胸口起伏着勉强扯起嘴角勾了一个半弧“咳咳,你..来了。还好,不迟。”
“昆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长老们,他、他们...”沈嵬握紧拳头,眼神凶厉,红光外现。
“他们,咳,不、不用你操心,我都解决了。倒是你....以后我不在了...”
沈嵬急切的打断,“不!我不允许你离开我,昆仑。”声音哽咽,轻轻的埋头浮在昆仑还在渗血的胸口。
“沈嵬。别这样,”昆仑自知自己时日不多,感受到胸口的温热。唯一放不下心的就是眼前这哭的像个泪人的少年。“你我都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
“我不,我不要....”
“沈嵬。你听我说。我要你替我守住这世间。我要你守护我们建立起来的和平。作为交换...”昆仑抬手。凝气成刃,在心头这狠砍了一刀。“来,别浪费。喝了它。”那是从心头溢出的血。这是鬼王的血。
“我不——”
“听话!”沈嵬凑过去,舔舐着。
“啊——唔......”昆仑在少年的脖颈咬下见血吞了下去,留下两个齿印。彼此的血液在两人的身体里轮转。
从此,契约达成。昆仑将毕生的修为转给了沈嵬。新生鬼王诞生。
“作为交换。你成为新生鬼王。替我管理好人类和吸血鬼之间的秩序。你,沈嵬。从此改名为沈巍。”安抚在沈巍后脑的手渐化成透明。泪水模糊着沈巍的双眼,甚至已经看不清昆仑的脸。最后的表情是带着笑么?
“沈巍。我爱你。”那句话也如同那人一般消散在这世上。昆仑,魂飞魄散。
“不——啊,啊啊啊———昆仑......昆仑.....”新生鬼王失心般的哭嚎。少年在这一夜被迫成长。

“昆,昆仑...”沈巍在床上被噩梦惊醒,万年前的经历仿如昨日,历历在目,深刻心头。赵云澜还在他耳后均匀地呼吸,沈巍转了个身,小心的拿开握在自己腰间的手。还好,还好你还在。偷偷的与赵云澜十指交握,放在心口。
“云澜....”他低叹,又睡去。
错过了身旁那人小心的端详。
昆仑。是谁?

4

黑袍使的突然出现,让这乱世终于恢复的正常。对于人类而言,他是救世主。仅凭他一人解决了那些带着反动心思的吸血鬼。他是吸血鬼王,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权利和实力。没人敢挑战他。人类与吸血鬼之间也终于可以勉强维持着和平。
当初的小鬼王也终于学会了成长。他遍访山林河海,寻找着昆仑四处散落的魂魄。被时光磨褪了少年人的稚嫩。戴上漆黑的面具,他默默的守着与昆仑的约定。“我可以答应你,让他成为我的‘孩子’,但也得约法三章。人类有人类的规矩。你既然想开了要让他活着,就为他好。毕竟,我们是异族。”
“是,我明白你的意思。”
“那就好。”
隔一年,赵夫人生了个男孩。取名,赵云澜。

有没有看晕呢?
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我把逻辑给你通一遍。
(๑• . •๑)

【澜巍】识爱(上)

吸血鬼AU.    OOC
私设如山
忘了说。
别搞我,别搞我,别搞我。
0

沈嵬饿极了,贪婪的嚼着幽畜尸体的腐肉。他是个新生的吸血鬼,在这混乱的世道中苟活,肉块和血水混合着,拼命的往嘴里下咽。“啧,这吃相真难看”绿袍青衫的年长者走近,瞧着他。“小鬼,你叫什么名字?”

“赵处长,在下姓沈,沈巍。” 面前的人生的好看,一举一动透露着优雅从容,斯斯文文的气质,吸引着赵云澜向他靠近。忍不住触碰,忍不住想去了解。这感觉仿佛似曾相识。
“沈教授,我们...见过么?”
“或许,真的见过吧。”

1

后来,沈嵬知道了那人的名字。他说他叫昆仑。是纯种吸血鬼,也是鬼王。他把他带在身边。他教他读书写字,教他谦礼待人,教他如何生存在这乱世之中。
在这人类与吸血鬼共处的世界里,吸血鬼以绝对的优势圈养了人类,视人类为食物,为奴仆。
他对他说“你别看我活了一万年,但有一件事我始终不懂。”沈嵬疑惑。“是爱。这种情感也只有人类懂,而我们吸血鬼从来都不懂。”当然沈嵬也不懂。昆仑安抚的摸了摸沈嵬的头,又自言自语了一句“我们迟早也会败在这。”沈嵬更不明白了。

“沈教授,我爱你。”赵云澜手捧玫瑰,半跪在沈巍面前“我们在一起吧。”
“好。”

2

沈嵬曾经以为,他会永远和昆仑永远在一起。然而,现实总会在你最幸福的那一刻,向你的面门当头一棒,告诉你真相是有多残忍。
人类起义了,对于吸血鬼的统治长期的不满,人类向吸血鬼发起了战争。长老们都主张镇压人类,鬼王昆仑却不认同。“他们跟我们一样,同样也需要自由。”这一“亲人”的举动明显引起了长老们的不满,一起密谋着暗中除掉昆仑。“是时候推举一个新的鬼王了。”因为忌惮昆仑的力量太过强大,长老们假意邀请昆仑商谈具体改革方案,实际上是想趁此机会,让神陨落。
“小嵬,我走了。”昆仑神色疲惫,顺了下少年渐渐见长的发。
“昆仑。”沈嵬不安的抓着昆仑的衣摆。
“没事的,小嵬。等我回来。”

“喂,媳妇儿。今天处里的事实在太忙了。不用等我了。你早点睡吧。”沈巍在沙发上窝着,晚饭热了一遍又一遍,也没等到赵云澜回家,却接到了他的电话。
“没事的,云澜。我等你回家。”

【澜巍】题目没想好

题目没想好
无能力普通人    OOC
微量BDSM涉及
无虐无渣贱
本想开个车结果温情了?(嗯?)
不要搞我,不要搞我,不要搞我。



1

沈巍成了赵云澜的专属奴隶。
优雅的脖颈被项圈紧紧的吻着, 提示着旁人不要肖像,宣告着他属于谁。沈巍颇有无奈的笑着心想,赵云澜的占有欲可不是一般的强。

2

其实这也怪不得赵云澜,谁让他沈巍太好了呢。只要遇上,整个人就栽了。往前的莺莺燕燕都失了颜色,只有沈巍,赵云澜想与他共度余生。

3

赵云澜是天生的dom,可沈巍却不是sub。工作的需要让他希望任何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这种掌控欲积压过剩时需要排解,可他却舍不得要求沈巍,即便两个人已经成为了恋人。又不想再去找无关的人舒缓欲望。
但沈巍还是察觉出来了,旁敲侧击的打听自己的恋人是否在工作中遇到了难题。“云澜,有烦心事你可以跟我说,我们一起解决。”
“你真想知道么?”赵云澜与沈巍窝一起在沙发上,捏了捏沈巍泛红的耳朵。
“嗯!”赵云澜引着沈巍走到了封闭很久的二楼隔间。
赵云澜笑,“我是个怪人。普通的性爱满足不了我。”打开门,赵云澜向沈巍介绍着陈列屋内的器具。
沈巍脸上又惊又羞。
“现在你知道真实的我是什么样子了”赵云澜顿了顿“你要是接受不了想离开....也可以。”
“不,云澜。我愿意。”为了你,我愿意。
沈巍仅用一个吻,消散了赵云澜的不安。
赵云澜追逐着沈巍羞怯的舌,加深了这个吻。
这一晚,他们开始尝试。

4

赵云澜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将沈巍的身体调教成了最适合自己的样子。他们依旧彼此深爱。这场BDSM的游戏为两人的感情润了色,让这爱情的果实愈发地香郁。

5
所以当沈巍乖顺的跪在赵云澜双腿之间,被拿着黑色皮制的项圈询问道“可以么?”
沈巍并没有拒绝。“只要您高兴,主人。”甚至他高扬起了脖颈,配合着赵云澜将它戴上。
“小巍”赵云澜抬了抬沈巍的下巴,让他注视着自己的眼睛,里面写满了沈巍。
“主人”沈巍回应道。
“你只属于我”双唇轻触沈巍的额头,霸道的宣告。

深夜搞搞,一个脑洞无需当真。愿意是想开车。but!咋越来越跑偏了呢。